顶点艺术网首页·加入收藏·设为首页·繁体中文
注册 | 登录

贝聿铭最后的“宣言”-- 伊斯兰艺术博物馆

 

伊斯兰艺术博物馆上个月在卡塔尔首都多哈开馆,这是贝聿铭最后一个文化项目,耗资三亿美元。

  近些年,凭借丰富的石油和天然气资源富甲天下的中东地区屡屡打出旅游、艺术牌,谋求资源之外的生存之道。尤其是阿联酋的迪拜以多个世界第一声名远扬,世界上最豪华7星级酒店、世界第一高楼、世界最好的室内滑雪场等等,眼看着富人们蜂拥而至,国际知名拍卖行佳士得也颇具眼力,及时在迪拜开辟“战场”。紧接着,迪拜艺术博览会也火热登场,在西方市场式微的当下,谋求新兴的“艺术集市”。眼看着近邻迪拜以近乎“癫狂”的态势急剧发展,号称人均年收入世界之首的卡塔尔也不甘人后地打出了艺术牌——不惜血本辟出人工岛屿专供国际大建筑师贝聿铭设计建造顶尖的伊斯兰艺术博物馆。随着去年12月1日伊斯兰艺术博物馆的开幕,卡塔尔欲打造中东文化中心的野心已路人皆知。另一国际拍卖“大亨”苏富比也借此时机落户多哈,决定今年3月在多哈上演中东第一场拍卖秀。

  贝聿铭最后的“宣言”

  这座得到卡塔尔统治家族al-Thani授权的作品被认为是贝聿铭最后的“宣言”。作为20世纪最成功的建筑师之一贝聿铭称这个伊斯兰艺术博物馆将是他最后一个大型文化建筑。贝聿铭的目标是将较久远时代的价值观融入当今的文化之中,或如他所说的,捕捉住“伊斯兰建筑的精髓”。该博物馆坚硬而轮廓分明的造型取材于开罗的一处建筑的水池,还取材于8到9世纪建立于突尼斯的那些堡垒。

  伊斯兰艺术博物馆已被视为卡塔尔新的国家标志

  卡塔尔博物馆管理局执行主席阿卜杜拉说,伊斯兰艺术博物馆是卡塔尔朝着将多哈打造成世界文化之都目标迈出的第一步。卡塔尔希望通过这个新的伊斯兰艺术博物馆将卡塔尔转变为中东的文化中心,给全球艺术机构留下了深刻印象。

  今天,卡塔尔自称有世界上最高的人均收入,高达87600美元,是美国的两倍。即使如此,阿拉伯半岛之外的人们发这个国家的音时还会常常感到困难。卡塔尔希望爱好艺术的游客可以帮助促进他们经济的多元化,以便他们在未来没有那么倚重石油和天然气。负责博物馆的官员称预计伊斯兰艺术博物馆每年会吸引至少30万参观者。而将公司设在迪拜的资深伊斯兰艺术商人查尔斯·波科克说鉴于伊斯兰艺术的热爱者人数并不算太多,且该地区让人难以忍受的炎热气候,他认为10万也许是个更加现实的数字。

  即将落成的多哈伊斯兰艺术博物馆已被视作是新的国家标志,而更多待建的博物馆也在预示着一场蓄势已久、席卷整个海湾地区的文化艺术革命即将到来。当一座座巨型现代艺术堡垒崛起于这片有着独特历史文化的大漠之时,它的统治者们已经看到了更远的未来:2020年的达明安·赫斯特会不会就在多哈?谁说不可能呢?

  4.5万平方米人工岛打造中东艺术中心

  多哈伊斯兰艺术博物馆位于卡塔尔首都多哈海岸线之外的人工岛上﹐占地4.5万平方米,是迄今为止最全面的以伊斯兰艺术为主题的博物馆。博物馆外墙用白色石灰石堆叠而成,折射在蔚蓝的海面上,形成一种慑人的宏伟力量。而再看建筑的细部,典型的伊斯兰风格几何图案和阿拉伯传统拱形窗,又为这座庞然大物增添几分柔和,稍稍中和了它的英武之气。博物馆中庭偌大的银色穹顶之下,150英尺高的玻璃幕墙装饰四壁,人们可以透过它望见碧海金沙。

  博物馆的特邀设计师今年91岁高龄的世界知名建筑设计师贝聿铭力图创造一座涵盖伊斯兰建筑精华的建筑博物馆,因为他不想让博物馆湮没在周边新建建筑中,所以如今博物馆所在的独立人工岛是卡塔尔政府应贝聿铭的要求而特意建造的。

  博物馆内收集并保存了来自世界各地的各种伊斯兰艺术品,博物馆的藏品来自三大洲的不同文化,横跨了7世纪到19世纪的时间长河。

  博物馆正在展出的艺术品收藏贯穿18世纪到19世纪,不仅仅限于整个伊斯兰世界,还有来自受到伊斯兰艺术影响的印度和西班牙等国家的艺术品。同时展出的有金属制品、陶器、珠宝、木雕、纺织品、象牙制品,还有伊斯兰书法、古典书籍以及一些肖像作品。这个博物馆至少有4500项收藏,但是仅有850项藏品在同一时间展出。

  在所有的藏品中,最突出的是9世纪来自伊拉克的白色陶瓷碗,上面有Kubic钴蓝色字体题词。还有一个10世纪母羊形状的青铜铸头喷泉头,有可能是放置在安达卢西亚宫殿庭院中使用的。此外,还有黄铜铸造的星盘(制于公元984~986年间,在伊朗或伊拉克) ,作为计算工具来观测天文、星象和地理,还能帮助人们确定面向圣城麦加的方向。最为罕见稀有的是一张制于14或15世纪红色的丝织地毯,被称为帖木儿棋盘花园地毯,是喜欢棋类运动的伊斯兰统治者铁木尔所钟爱的物品,非常珍惜罕见。此外,还有来自1696年印度莫卧儿王朝的宫廷翡翠护身符。整个博物馆的筹备历时10年之久。

  伦敦维多利亚和阿尔伯特博物馆的前馆长受邀成为该项目顾问,他告诉英国《金融时报》:“这里的收藏也许不及法国卢浮宫和美国大都会博物馆那么多,但是,其收藏的质量却是令人惊讶的,无论在何处都堪称顶级收藏。”

  对话贝聿铭——把博物馆建在人工岛上是出于私心

  记者:您是怎样参与多哈伊斯兰艺术博物馆这个项目的设计和建设的?

  贝聿铭:我想是从1997年开始的,当时阿卡汗建筑奖组织了一个竞赛,两位建筑师突围。评审团的第一选择是查尔斯·柯里亚,第二选择是一位黎巴嫩建筑师瑞瑟姆·巴德兰。巴德兰被卡塔尔选中设计这座位于滨海大道的伊斯兰艺术博物馆。很不幸,他的方案没有进展,于是路易斯·蒙雷亚尔联系了我,他是阿卡汗奖评审会的成员之一,如今是阿卡汗文化信托总经理,虽然此前他就知道我没参加这场竞赛,但是他依然说服卡塔尔的埃米尔(卡塔尔国王的称呼)我是设计新博物馆最好的选择。

  他们给我提供了多哈滨海大道沿线的很多地点进行选择,包括最初计划的那个地点,但是我没有接受这些选择。当时附近尚无太多建筑,但是我担心未来很多大型建筑建起来后,会遮蔽住博物馆的“光芒”,于是我问是否可能建造一个我自己的地点。当然,这是很“自私”的想法。

  记者:从得知设计博物馆到确定最后的设计方案,过程如何?

  贝聿铭:这是我曾经从事过的最困难的工作之一。对我来说,我必须去把握伊斯兰建筑的精髓。我的任务的困难在于伊斯兰文化如此丰富多样,从伊比利亚到莫卧儿印度,再到中国以至更远。我很熟悉西班牙科尔多瓦大清真寺,并认为它代表着伊斯兰艺术的顶峰,但是我错了,结合西班牙气候和文化的影响意味着科尔多瓦清真寺并不是我寻求的伊斯兰文化的纯粹表现。

  我又去过印度看过当地最大的清真寺,还是没找到我的灵感。

  甚至是叙利亚大马士革倭玛亚清真寺,现存最古老的纪念碑性质的清真寺,似乎也带有早期基督教影响的元素。在清真寺建起之前,这个地点曾是一个罗马神庙和一个拜占庭风格的教堂。在那儿还能感受到拜占庭风格的影响,我再次肯定我依然没能找到我的目标。

  我又去了突尼斯,虽然我的目的是去考察清真寺,但是我却被莫纳斯蒂尔和苏斯的那些建于公元8、9世纪的堡垒所吸引,我觉得我正在接近伊斯兰建筑的本质。

  记者:您在哪儿最后找到让您认为能体现伊斯兰建筑精髓的建筑?

  贝聿铭:我开始明白为什么我觉得科尔多瓦清真寺不是我寻求的伊斯兰精髓的真正代表,它太豪华太华美了,如果一个人说寻到了伊斯兰建筑的核心,难道它不是应该位于沙漠上,设计庄重而简洁,阳光使形式复苏吗?最后,在埃及开罗的伊本·图伦清真寺,我最后逐渐接近了“真相”,并相信我找到了我一直所要寻找的。

  这个庄严的建筑在阳光下苏醒过来,带着它特有的颜色深浅不同的阴影。站在伊本·图伦清真寺的中央,我最终发现我找到了心目中的伊斯兰建筑的精髓。

  记者观察

  海湾艺术革命:锻造文化绿洲 寻找全球机遇

  在石油和天然气之外,中东国家正在谋求资源依赖型经济之外的生存之道。大把的金钱,大把的地皮,中东各个国家正在各出奇招吸引世界的眼球,抢夺旅游、贸易、艺术的市场。过去十年里,中东的富豪们用巨额财富把一座荒漠改造成了全球金融和旅游中心。现在,他们又开始以同样的劲头,来塑造中东的文化地位。目前为止,多哈、迪拜和阿布扎比的统治者们,已经先后在文化建设方面掷下了1000亿英镑的重金。光是博物馆就有四座在建,除了伊斯兰艺术博物馆之外,还包括卢浮宫和古根海姆的两座分馆。

  且看如今中东地区最活跃的阿联酋的艺术动作:国际知名的古根海姆基金会已经决定在阿联酋阿布扎比建立古根海姆美术馆,这将会是古根海姆众多美术馆中最大的一个;古根海姆基金会的总监Thomas Krens表示,中东地区为现今全球最重要的文化新兴之地,古根海姆美术馆将坐落在阿布扎比海滩外的一个小岛,并且有众多的艺术中心和饭店休憩设施,预计将会在2011年开幕。而全球闻名的卢浮宫博物馆也将在阿联酋首都阿布扎比着陆,阿联酋和法国合作的阿布扎比“卢浮宫”博物馆预计于2012年建成开放。阿联酋将支付2亿至4亿欧元购买使用法国卢浮宫品牌20年的使用权。除此之外,苏富比、佳士得这两大艺术品拍卖巨头,也被迪拜酋长引诱了过来。

(责任编辑:Arthur)

【已有0位网友发表了评论,点击查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