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艺术网首页·加入收藏·设为首页·繁体中文
注册 | 登录

一代渊源,唐三彩

唐三彩的鼎盛繁荣区在唐朝,其源可溯自两汉成熟的低温铅釉陶,甚至于更为久远的原始青瓷。唐三彩之所以冠以“唐姓&rdquo,首先它它是李唐王朝陶瓷制造业中的一个重要属类,是中国悠久陶瓷文化中的一支奇葩,是后人区别隋三彩、辽三彩、宋三彩、明三彩的专称。

其实唐三彩的颜色远不止三种,由于它是二次焙烧,工匠施釉时厚薄不匀及流釉现象再加上同一种器物上不同釉色的互相浸染出现了玻璃质般的斑驳、陆离、炫目引人别一种色彩,从而使它充满了独有的浪漫情调。

它的出现一改唐代以前多数陶瓷施釉(含原始瓷器)同一器物单色釉格局,开创了前所未有的多色器先河,具有很强的视觉冲击力,具有不可替代的划时代意义,在中国陶瓷史上独树一帜,魅力十足。

唐三彩镇墓兽、天王、力士、文官佣、侍女佣、马、驼、盘、罐等为常见造型。平民墓三彩器数量少、品种也寡,而帝陵、权贵之墓室中之三彩器更能反映唐三彩的最高水平,除一般组合外气势更宏大外,造型也更独特、做工更精细、釉色更饱满。仅盛唐贵妇佣就有坐鼓、站立拱手、骑马、抱东西、着胡服胡帽出游等多种,呈典雅丰腴之娇贵神态,仅发髻就达100多种,显示盛唐贵族尚胖崇满之风。骑马狩猎佣、出行仪仗佣更能反映贵族出行、休闲场面。打马球、驯马佣又从另一个方面显示唐人时尚运动,同时各种姿态的骏马或胖或瘦、或静或动、或奔跑或散步、或仰头嘶鸣或低头啃草,成为唐人宠物之首。

唐三彩的另一种风格是少有的异域风情,主要表现在大量的骆驼佣的出土,有单峰、双峰之分,大多背上驮有大包、小包的货物,地毯、丝绸、布匹、酒壶之类,更有甚者是驮载伎乐佣,丝、管、琵琶一应俱全,俨然一支驮载小乐队,与驮队同行者还有各种身穿翻领胡服、络腮胡子、深目大鼻、卷发牵驮佣或骑驮的波斯商人佣,表情中展现出了他们忘记旅途的劳顿,兴奋、好奇地漫步于两京街头,林立的店铺、琳琅的商品、热闹的集市、川流的人群合着叮当的驼铃,给了他们极大的满足。惊喜之中时赞叹,赞叹之后是留恋,完全融入了集市的喧闹之中,形成了一篇跳动异域音符的乐章……同时,昆仑佣、传教士黑人佣的出土充分见证了繁盛的唐朝吸收外来文化的宽广胸怀,同时又是中西交流的历史见证,

唐三彩中具有特殊含义的是呲牙咧嘴、双眼圆瞪、脚踏小鬼或卧牛的力士,极具神秘的佛教色彩,是佛文化与中国传统丧葬习惯糅合的产物,具有超现实的想象力,同时狰狞可怕的人首兽面或兽蹄鹿角之镇墓兽,充满神秘恐怖色彩,现实中根本无原型,它反映出唐朝工匠大胆的想象力和创造力。

(责任编辑:Arthur)

【已有0位网友发表了评论,点击查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