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艺术网首页·加入收藏·设为首页·繁体中文
注册 | 登录

灌注在史实中的诗情

导读: 子页奉献给我们一部厚重的长篇小说《流浪家族》,厚重到使我们难以一下子把握住它的内。它有着宏大的时空的历史跨度和社会幅度,有着西部地域生活的独特性和历史真实性,有着撼人心魄的传奇故事性。因此,有评论家称它为“西部史诗”是有道理的,但我却更看重它的“诗史”特征,即灌注在史实中的诗情。

  再比如,传统悲剧特别看重塑造超出一般人之上的悲剧英雄人物形象。《流浪家族》成功地塑造了姚锦棠、周怀仁、吐鲁蕃王、锁儿、纪亦海、野花子等一系列成功的人物形象。其中以姚锦棠的命运悲剧最为深刻,因为作者在解说这个性格悲剧导致命运悲剧时,进入了文化解说的层面。这是个典型的儒道文化所铸就的中国知识分子矛盾性格。儒教“培植了他忧国忧民的情怀”,所以当他得知新疆的叛匪又开始啸聚新疆策动各地蕃王倒戈时,他没有犹豫片刻,主动请命第三次西征。风雪撩开了姚锦棠的战袍,他陡然从胸中升起一股豪情,苍天可鉴,他身为一个将领,一生只有交给战场义无反顾了。他对官场之争不屑一顾的人生哲学,注定了一次次遭人暗算。当然,在遭遇官场险恶之时,老庄的“出世”观对他也并非不起作用。有时,他对官场毫无留恋之意,心境暗淡之时,常有退隐回乡的打算。然而,“入世观”毕竟是他主体意识中的主体部分,到头来,他这一悲剧性格必定导致了他英雄的命运悲剧。作者笔下的一系列英雄人物的悲剧命运,恰恰向我们展示出悲剧的最基本的成分,即唤起我们心中的惊奇感与赞美情。我们惊奇与惋惜于悲剧英雄的不幸遭遇和灾难毁灭,然而,并不令人恐惧到只有沮丧与压抑,它使我们的内心升华到一个新的高度,即赞美英雄面对磨难与死亡所显示的尊严与胸怀、坚毅与活力,从而唤醒我们理解人的价值感。这部书中主要人物的命运悲剧正是产生与体现这两种效果。作者似乎展现给我们一面放大镜,真善美与假
丑恶组成的一切社会生活中的人物的外在行动与内心活动都在这面镜子映照下,显得更清晰也更宏大了。我想,这也正是这部书中最有价值的内涵。 
  还比如,充溢在作品中的强烈诗情以及作者调动与运用的象征、隐喻、魔幻等手法都是作者为表现这一悲剧而找到的恰如其分的艺术形式,那匹象征崇高的白马“火中玉”,那位为野花子看手相的吉卜赛百岁老妇以及类似“酒村”一类的传说等等超自然气氛的营造,都像在幽暗现实背景中闪过的一道强光,加强了作品的悲剧感,使我们的想象驰骋在一个理想世界里,唤起我们的神秘感与惊奇感,使我们感受到一个更阔大的社会人生。我以为为内容找到完美的形式,是检验作者才气的根本标准。
  古典传统意义上的悲剧产生于诗。诗歌应该永远追求完美,诗人为完美而赞美,也为完美而对不完美进行批判。赞美与批判的动力都来源于诗人追求完美的良知与责任。当代小说家原本应该是诗人。不理解这一点,大约不能准确地解读子页及其《流浪家族》。

 

(责任编辑:Arthur)

【已有0位网友发表了评论,点击查看。】

返回艺术图书频道首页
投资艺术品?
选择最有投资潜质的艺术家!
油画、书法、国画和高端工艺品...
顶点艺术网 交易网 已经帮您精挑细选
点击进入 >>

图片资讯 1 2 3

顶点关注

新品推荐